W3C home > Mailing lists > Public > www-email-discuss@w3.org > December 2001

回, 断肠泪,王若望是“民运政治同盟”的忠实践行者

From: rwd <rwd@95777.com>
Date: Sat, 29 Dec 2001 21:01:44 +0800
Message-ID: <01e901c19069$9506c820$f7259cd3@renwandi>
To: "??????" <linying618@163.com>, <kg@ur.neu.edu>, <ann@hsr.com>, <support@gn.apc.org>, <technology@ireland.com>, <www-rdf-validator@w3.org>, <itsa.ucsf.edu@itssrv1.ucsf.edu>, <info@arcswfl.org>, <kim.olsen@minnetonka.k12.mn.us>, <waller@insightmag.com>, <hamilton02@aol.com>, <subrotob@ix.netcom.com>, <slaws@wrhambrecht.com>, <iroqarc@localline.com>, <aurora@po.cwru.edu>, <webmaster@frontalco.com>, <jya@pipeline.com>, <olsonbh@earthlink.net>, <info@wtcosaka.com>, <northam@cadivision.com>, <jpfischer@wanadoo.fr>, <nostradamus_mc@junglist.com>, <grahame.warby@prnewswire.co.uk>, <adachi@concentric.net>, <themaskofzorro@ahafilm.org>, <talktome@hogueprophecy.com>, <bradsullarc@sosbbs.com>, <maierl@usa.redcross.org>, <jrefinfo@ssr.com>, <63394@.html>, <kynn-edapta@idyllmtn.com>, <kynn@reef.com>, <w3c-wai-ig@w3.org>, <genslab@genslab.com>, <news@truthusa.com>, <cbolsons@aol.com>, <nanomius@netcom.com>, <volson@uiuc.edu>, <info@primesports.net>, <stamford@ctredcross.org>, <mamaque@home.com>, <dtrull@parascope.com>, <imagesource@turner.com>, <watch-subscribe@yahoogroups.com>, <joins_cnn@joins.com>, <lolson7811@aol.com>, <golfweb@pgatour.com>, <dsellers@maccentral.com>, <w32.nimda.a@mm.html>, <stockmaster@ai.mit.edu>, <115afesearch@google.com>, <adops@google.com>, <adsops@google.com>, <intl@google.com>, <celinamb@uol.com.br>, <ynjob@china.com>, <mfazer@azerin.com>, <ulika@ulika.com>, <sun5@21cn.com>, <xinwenmaster@yifan.net>, <007@hccbbs.net>, <www@gotitmusic.com>, <unn@peopledaily.com.cn>, <webmaster@hzinfo.com>, <info@google.com>, <suggestions@google.com>, <accsales@acc.com.hk>, <coolliqi@sina.com>, <liqi@yying.net>, <1688@com1688.com>, <www@www.qz.fj.cn>
Cc: <webmaster@sihui.net>, <webmaster@china-broadcast.com>, <smongol-l@taklamakan.org>, <bmcc@ms7.hinet.net>, <fly1058@163.com>, <press@google.com>, <barry@google.com>, <eileen@google.com>, <david@google.com>, <raymond@google.com>, <cindy@google.com>, <help@google.com>, <hmtz@hmtz.com>, <liwli163@163.com>, <rfm988@silicon.net.my>, <ysq88888@163.net>, <singapore@rbc.org>, <buddhist@singnet.com.sg>, <webmaster@5eat.com>, <webmaster@shenzhentour.com>, <webmaster@bingmayon.com>, <wql@hkcd.com.hk>, <wspa@canada.com>, <gzdt@radioguangzhou.com.cn>, <ljm@21js.com>, <wxj@21js.com>, <info@djok.net>, <bbc168@bbc168.com>, <purplecloud@163.net>, <purplecloud@gzyp21.net>, <fzli@sina.com.cn>, <webmaster@zg-public.sc.cninfo.net>, <touch@soim.net>, <sgsupport@google.com>, <freesearch@google.com>, <wap@google.com>, <wireless-sales@google.com>, <ham7ia@rtvgd.guangzhou.gd.cn>, <leifeng@www.leifeng.comtank@citiz.net>, <www.jwzhang@163bj.com>, <cwh999999@.263.net>, <htian@cs.sfu.ca>, <webj@dragonsource.com>, <liangsin@asia1.com>, <wawa1998@yahoo.comstssyxx@pub.shantou.gd.cn>, <book@peopledaily.com.cn>, <info@artsofchina.com>, <dzbemail@szszd.com.cn>, <yznews@rednet.com.cn>, <rwd@public.east.cn.net>, <listproc@usc.edu>, <cuibo@szonline.net>, <fwih7246@mb.infoweb.or.jp>, <l-hj@iname.com>, <cjlin@xmu.edu.cn>, <sunny745@263.net>, <zhangwenhiu@371.net>, <focus@focusnet.com.cn>, <nnrmgbdt@public.nn.gx.cn>, <jollysnd@public.wh.hb.cn>, <yangjn@jn-public.sd.coninfo.net>, <bd6aa@163.net>, <leonlai@mailhost.net>, <womantv@public.cs.hn>, <2001@163.net>, <cqtxydyz2001@sina.com>, <webmaster@seechina.com.cn>, <7mu@163.net>, <163_0@163.net>, <webmaster@netat.net>, <tonyying@infoshower.com>, <leo-777@163.com>, <leo@cn-vn.com>, <blighn@cnmaya.com>, <wwwinfo@public.wuhan.cngb.com>, <wwwinfo@public.wh.hb.cn>, <webmaster@dadao.net>, <ssh@odb.sh.cn>, <chengjy@public.east.net>, <neiadge@public.bta.net.cn>, <sopimc@online.sh.cn>, <webmaster@public.hy.js.cn>, <fsonline@163.com>, <webmaster@szptt.net.cn>, <zr521@0451.com>, <thoughts@bjd.com.cn>, <webmaster@heinfo.net>, <webmaster@sztv.com.cn>, <master@ycit.edu.cn>, <charles@sohu.com>, <bj2008@cmmail.com>, <jiajiajia@inhe.net>, <www-email-discuss@w3.org>, <hezz@public.szptt.net.cn>, <hams@21cn.com>, <info@twr.org.hk>, <xielemon@hotmail.com>
W40·任畹町:王若望是“民运政治同盟”的忠实践行者
──再论王若望病逝对民运的启示
──杰出“反叛共产党人”王若望的三个“难能可贵”
──6·4民主革命是夺目的民运奇葩,昔日“党内改革”已经告败
──组党造宪政,并非遥不可及的天国
──当代民运的功夫展示,时日无多
~~~~~~~~~~~~~~~~~~~~~~~~~~~~~~~~~    
·一·
    86学潮之后,王若望先生抗击专制、向往自由的铮铮铁骨,已经被民主刊物介绍传播,使得“民间民主派”对他十分钦佩和熟悉。他同方励之、刘宾雁、张显扬,被代上“资产阶级自由化” 的帽子再次被中共整肃出党,使民主墙之后,改革开放时期的中共“党内斗争史” 进一步公开化。也使他们作为“反叛共产党人”,逐步成为当代民运政治同盟的重要一翼。

    由于“反叛共产党人”的出身局限,主要表现为“民运后卫”的救援作用,一般不参与不认同“民间民主派”的前锋政纲与行动,诸如反对一党制和组党。

    但是,王老却是异数,他认同并积极参与“民间民主派”民运的一切先锋行为,包括支持本土民主党,手脑并用,在“反叛共产党人”里,是数得过来的。此外还有阮铭、郭罗基。方励之也是典型,86学潮是在他的直接鼓动下从安徽科技大学席卷天下。民运需要王若望式的“反叛共产党人”。

     “清理精神污染”是民主墙之后发生的“党内斗争史”的第一个标记。电影“苦恋”,理论领域的“农业社会主义论”“人道主义论”“异化论”,一概在“清理”之列。祸及军中右派老作家白桦,文革前文化部长周扬,人民日报副总编王若水等人。
 
    这都是在邓胡赵柄政时期发生的事。邓胡赵的所谓“政治改革”“三宽政策” 既造就了方、王、刘、张等人的悲剧命运,也粉饰了那时的所谓“政治宽松”,还培养了一批后来亮相的中青年“党内改良派(开明派)” 和“新权威主义” 。“清污”和“反资”既是胡赵稳固权力的必为之举,也是胡赵的不得已而为。
 
    民主墙是继57右派运动之后,当代人权民运的新崛起,是严格、科学意义的人权民主运动的开拓与奠基。民主墙和11届3中全会是中国进入历史新时期的标志。此后,中共党内的一系列“自由化”骚动,就是由此而引发的。

     79年民主墙时期的“党内理论务虚会”已经埋下了种子。当时,白桦在“诗歌”杂志研讨会上就说过,“歌颂什么,还不如歌颂民主墙上的一块砖”。

    邓胡赵的“政治改革”“三宽政策”,既没有满足“党内民主”的需要,更无益于“社会民主”。结果,继民主墙之后,不仅爆发了86学潮,而后,又酝酿了89风暴。

    6·4民主革命是夺目的民运奇葩。
    它标明,“党内改革”已经告败。胡赵的所谓“三宽”政策和“政治改革”的“功德”已经过时。所谓“党内改革”无法满足社会民主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要求。

    89民运,6·4革命本身烘托、确立了“民间民主派”民主运动在中国民主道路上的主角地位。中国民主不仅要尝试“党内改革”更要走“体外再造”的道路。    此后的“民间民主派”98组党就是上述确切的信号和证据。

·二·
    王若望不仅是资深共产党人,而且是57右派,又因为参加和支持89民运,坐过牢。虽然“平反、改正”,但他一生命途多舛,数次挨整。
王老无论在海内外,和“民间民主派”融为一体,是“反叛共产党人” 积极参加民运的典范。正因为如此,“民间民主派”无比尊敬他。

    “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中共剪除党内“持不同政见者”的虚设罪名。有的还不具有严格意义的“资产阶级自由” 观。而王若望就脱离了中共脐带,所以,才有曹长青言:“王若望身上最难能可贵的是敢于直言、坚定反共的硬骨头精神。数不清的“有水平”、“高深”的中国“知识份子们”就根本不清楚,更没有胆量表达”。

    我要补充一句的是,“反叛的王若望老先生,当年在上海的傲然风骨,公开认同“民间民主派”及民运的民主觉悟和远见,难能可贵”。
这是我在《论民运政治同盟──致“反叛共产党人” 》中的一句话。

    但是,“中国6·4真相” 的张良,企图改变民运固有地体制外运做定势,声言“不在体制外运做”,目的是诱引“反叛共产党人”脱离民运政治同盟,客观阻止民运的前进发展!  而王若望在魏京生赴美之前,积极担纲海外民运,后来主编《探索》,以“反叛共产党人”的身份容入民运,积极“在体制外运做”,是王老的第二个“难能可贵”。
  
    所谓“不在体制外运做”,既是“党内改良派”的“伪高贵”,也是对民运的损害。 因此,解决“反叛共产党人”“不在体制外运做”,是民运政治同盟要解决的大问题,也是所有“反叛共产党人”和“民间民主派”的圣责。
“民间民主派”对“反叛共产党人”的辱骂和轻慢,是对民运的罪过。

    在国内坚持人道救援的林牧和迫走海外的方励之,拒绝“写认识” 归国的郭罗基,为魏京生作序的阮铭……都是优秀的“反叛共产党人”。中共先驱李大钊,带领国共两党几十人避难苏维埃使馆,并没有妨碍李大钊的历史形象。

    张良的所谓“党内民主派是政治改革的主力”,所谓“投靠中共改革论”,不断地被人们看穿。(参见任畹町Ren Wan-ding:所谓“党内民主派”不是“推动中国政治改革的主要力量”──驳“天安门文件”“张良序言”──概论当代人权民主运动 ·20010103/0324 /0925修订)
很少有人再用“党内民主派”这个词了。连张良自己已经改称“中共开明力量”了。

    “投靠中共政治改革” 论,“追随胡赵,平反6·4”,“不在体制外运做”,是张良的“三大纲领”。  而民运永远是“在体制外运做”的运动。民运的旗帜永远是“政体再造·实行宪政”。

    由此可知,虚构的“党内民主派”实际上是“党内改良派”,他们企图取代当代民运“民间民主派”的“主力先锋、本源动力、主角角色” 的历史作用和机制,企图取代“民间民主派”的现实地位与凝聚之所,企图把民运宪政民主的目标降低为“平反6·4”。
     
    张良者,踏破铁鞋无觅处。是一个没有政治力量,没有具体人格的人。 何以有公信!何以得 “投靠”!即使张良有心慰问或悼念王老,也只有再度化名冒名顶替了。

    “改良派”志在做官,“民主派”志在天下。
    对比之下,王若望是区别于昔日“党内改良派”的“反叛共产党人”,是坚强的民运战士,坚贞的民主主义者。没有“党内改良派” 的那种政治摇摆性、共产性、多面性。对于海内外民运而言,这是王若望的第三个“难能可贵”。

    民运接受“反叛共产党人”中的民主派参与领导。可是,由“党内改良派” 统领民运,既没有历史根据,更没有政治根据。民运必须排除为稳固一党制的“党内改良派” 领导民运的企图!因为这有背于当代民运的运做机制、光荣使命及民主宪政的根本宗旨。 王若望是“民运政治同盟”的忠实践行者。

·三·
在追悼杰出“反叛共产党人”王若望的重要时刻,重述“民运政治同盟”的有关要件,十分重要。

· 6·4抗暴的失败,对“民间民主派”对“反叛共产党人”共同的政治遗训是要结盟。   
· “民间民主派”“中国民主派”有民运历史自然产出的原型代表和领袖集体。

·中国民运政治的两大经验教训:“民间民主派”与上层“党内开明派”互利;“民间民主派”与“反叛共产党人”同盟。

·民运政治同盟的三大基础:“民间民主派”与“反叛共产党人(含“党内改良派”)”6·4被合力围剿;  “反叛共产党人”的政治觉醒;近程目标“平反6·4”;

·民运政治同盟的障碍:所谓“不在体制外运做”·所谓“叶里钦模式”。
·民运政治同盟的天然缺陷:“反叛共产党人”“专制基因”的遗害·“民间民主派”的“人格素养”。

·民运政治同盟的结构:民间民主派(民主知识分子+民主知识劳工)+反叛共产党人+资产者。
·民运政治同盟的统领权:“民间民主派”与“反叛共产党人”“资产者”共行。

·“民间民主派”对昔日“党内改良派”采取既同盟又批评的方针。
·民运政治同盟的困境:外部世界支援的不足与失误。
详见W31,任畹町Ren Wanding:论民运政治同盟──致“反叛共产党人”
──“民间民主派”与“反叛共产党人”的结盟  20010704 / 1215订正
──鉴别真伪“自由知识分子”“独立人士”6条
──致黎安友、林培瑞、夏伟

·四·
     98建党事件表明,中国政治现代化再次要求汇聚他的优秀先锋组成坚固联盟。这是中国民主派成熟为独立政治力量的信号。队伍再一次集结。中国民运的组织化早起步于民主墙,扩展于89,中国民运不应该在组织化进程中倒退。独立的不同政见,独立的知识分子生活方式,不再是民主化的主流需要。民主墙以来,中国正式步入民主运动时代,“持不同政见”时代已经过去。尽管当前的民主党在退却。

    中国民主化就是在永恒的来潮与退潮,惊涛拍岸中迫使海岸线后移的,正如四大民运的降临,谁又敢说不合时宜?什么力量阻挡得住!
如果说,中国代表签署了联合国人权公约不是组党时机,那么,还有什么比此更好的机会。

    事实是,社会民主派(民间民主派)在历经民主墙、86学潮、89民运后,已经基本完成了它建立独立民主、民运理论的过程,基本完成了队伍的集结过程。

    民主党之引起世人的关注,被强势打压,是因为它标示着当代民运后期战略的一个新里程。从它的人脉构成,政治成熟,理想继承,运做成效,知名的老中青三代社会民主派都参加了。可以说,98组党是右派运动、民主墙、86学潮、89民运的历史结晶,集中体现了当代民运命脉的经验积累。
    不能因为民主党有害于团结统一的严重内争而否定民主党的组党意义。

    人们总是头头是道的说,先开言禁、报禁、再开党禁。可是,中国民主进程向人们展示的并非如此。正如社会形态5阶段论,作为常识教育,被理论家们机械化、简单化、庸俗化了。    “实践是常青之树”!

    不理解组党,畏惧组党风险,甚至反对组党的朋友和人们,将被继续证明落伍于中国社会政治及民众的需要,责备于自己的良心和责任。一个在挫折中转移、退却、休整的先锋党比芸芸众生比自由人士强大先进100倍。

    现代中国民运,起始于人权组党,高涨于民主组党。组党造宪政,并非遥不可及的天国。而是每一个有民主良知“民运人士”的脚下之始。

·五·
     不算右派运动,4大民运从1978-2001悠悠23载,从年头看抵得上共产党从27年南昌起义到49年建政立国。按10年内战说,也能打它两回多了。就是长征,够走十几个来回。从民运的失败看,中共从毛泽东1936年逐渐主掌权力之后,共产党没败过。

    中共失败的历史共长15年,途经陈独秀罗章龙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博古张闻天几任头子。4大民运跌宕起伏,过关斩将,败走麦城23个春秋,比人家多8年,虽然长进很大。但未突破。惭愧啊!从中共建党到立国不过28年,当代民运的功夫展示,时日无多了!海内外民主派们,你们熬的起吗!对得起中国人民的民主大业吗!

    “民间民主派”“反叛共产党人”(含昔日“党内改良派”)和“自由知识分子”三大组群,被离间分化;“民主墙一代”“天安门一代”两大组群,被离间分化;海外侨社与民运两大组群,被离间分化……

    这就是多年民运失挫、被动挨打,延展到国内自由网络遭殃,祸及在美华裔学者的一系列主因。“外国人的呼吁救援有多大意义和作用!国内这些可怜的人们谁去管?”,这是我对媒体“日内瓦将提交中国人权谴责案,你是支持还是反对”的回答。

    “如果去支持美国的中国人权谴责案,还不如提出解决民运自身的危机──民运的团结统一、权威凝聚、传统继承──建设民运的连续性与经验积累──建设民运(文化)更重要。中国人不争气,中国知识分子不争气,民运不争气,一切外力都是无用的。”。国际资本的惟利是图,政治绥靖主义只是民运危机的非主因素。这就是王若望病逝对民运的又一个启示

    抛开5大民运命脉的历史积淀、精神财富、坚韧传统、丰厚资源不说,当代海内外民运和它的组党可以公开向世界宣称:中国民主派具备治理中国国家事务所需要的民意基础及人才资源,其中有肩负中国政治现代化重任、历经考验、最具前卫深刻理念、道德勇气、意志磨难、英雄人格,且有深厚学养的社会民主派,被证明是中国民主化的本原动力,先锋主力,主角角色。是中国民运的中坚。

    还有饱受集权压制,勇敢抗争,同样历经考验、具有道德勇气、肩负着民主重任的反叛共产党人,他们是熟悉集权弊端、有治国从政经验的学者专家、宣传家、理论家、企业家,已经是“中国民主派”的共同组成。“没有任何政治力量可以替代共产党”的论调可以休矣!
~~~~~~~~~~~~~~~~~~~~~~~~~~~
任畹町REN  WANDING简介
1944生于经济学者家庭·大学·基督徒·1998,11,7-10创议组建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备委员会·1999·12·26组创中国民主党联合委员会· 更名为民主党本土委员会·任中国民主党顾委主席·1979《中国人权宣言》起草人·1979首组当代民运第一政党 为《中国人权同盟》负责人·1989发起《政体改造》民主运动·在广场、高校演讲“八四纲领”·1994获罗伯特·肯尼迪人权奖·  誉为人权民主活动家·  参加过98组党89民运79民主墙四五运动· 发起纪念民主墙10周年运动· 作“89民主改革与主权在民”的法庭辩护·  共监禁11年· 均有史料·出版有《任畹町文集》《任畹町文集新编选编补编》
*************************




Received on Saturday, 29 December 2001 08:33:40 UTC

This archive was generated by hypermail 2.4.0 : Friday, 25 March 2022 10:09:45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