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3C home > Mailing lists > Public > www-email-discuss@w3.org > December 2001

回断肠泪,重要文章

From: rwd <rwd@95777.com>
Date: Sat, 29 Dec 2001 18:35:42 +0800
Message-ID: <00a001c19055$4f8942a0$f7259cd3@renwandi>
To: "??????" <linying618@163.com>, <kg@ur.neu.edu>, <ann@hsr.com>, <support@gn.apc.org>, <technology@ireland.com>, <www-rdf-validator@w3.org>, <itsa.ucsf.edu@itssrv1.ucsf.edu>, <info@arcswfl.org>, <kim.olsen@minnetonka.k12.mn.us>, <waller@insightmag.com>, <hamilton02@aol.com>, <subrotob@ix.netcom.com>, <slaws@wrhambrecht.com>, <iroqarc@localline.com>, <aurora@po.cwru.edu>, <webmaster@frontalco.com>, <jya@pipeline.com>, <olsonbh@earthlink.net>, <info@wtcosaka.com>, <northam@cadivision.com>, <jpfischer@wanadoo.fr>, <nostradamus_mc@junglist.com>, <grahame.warby@prnewswire.co.uk>, <adachi@concentric.net>, <themaskofzorro@ahafilm.org>, <talktome@hogueprophecy.com>, <bradsullarc@sosbbs.com>, <maierl@usa.redcross.org>, <jrefinfo@ssr.com>, <63394@.html>, <kynn-edapta@idyllmtn.com>, <kynn@reef.com>, <w3c-wai-ig@w3.org>, <genslab@genslab.com>, <news@truthusa.com>, <cbolsons@aol.com>, <nanomius@netcom.com>, <volson@uiuc.edu>, <info@primesports.net>, <stamford@ctredcross.org>, <mamaque@home.com>, <dtrull@parascope.com>, <imagesource@turner.com>, <watch-subscribe@yahoogroups.com>, <joins_cnn@joins.com>, <lolson7811@aol.com>, <golfweb@pgatour.com>, <dsellers@maccentral.com>, <w32.nimda.a@mm.html>, <stockmaster@ai.mit.edu>, <115afesearch@google.com>, <adops@google.com>, <adsops@google.com>, <intl@google.com>, <celinamb@uol.com.br>, <ynjob@china.com>, <mfazer@azerin.com>, <ulika@ulika.com>, <sun5@21cn.com>, <xinwenmaster@yifan.net>, <007@hccbbs.net>, <www@gotitmusic.com>, <unn@peopledaily.com.cn>, <webmaster@hzinfo.com>, <info@google.com>, <suggestions@google.com>, <accsales@acc.com.hk>, <coolliqi@sina.com>, <liqi@yying.net>, <1688@com1688.com>, <www@www.qz.fj.cn>
Cc: <webmaster@sihui.net>, <webmaster@china-broadcast.com>, <smongol-l@taklamakan.org>, <bmcc@ms7.hinet.net>, <fly1058@163.com>, <press@google.com>, <barry@google.com>, <eileen@google.com>, <david@google.com>, <raymond@google.com>, <cindy@google.com>, <help@google.com>, <hmtz@hmtz.com>, <liwli163@163.com>, <rfm988@silicon.net.my>, <ysq88888@163.net>, <singapore@rbc.org>, <buddhist@singnet.com.sg>, <webmaster@5eat.com>, <webmaster@shenzhentour.com>, <webmaster@bingmayon.com>, <wql@hkcd.com.hk>, <wspa@canada.com>, <gzdt@radioguangzhou.com.cn>, <ljm@21js.com>, <wxj@21js.com>, <info@djok.net>, <bbc168@bbc168.com>, <purplecloud@163.net>, <purplecloud@gzyp21.net>, <fzli@sina.com.cn>, <webmaster@zg-public.sc.cninfo.net>, <touch@soim.net>, <sgsupport@google.com>, <freesearch@google.com>, <wap@google.com>, <wireless-sales@google.com>, <ham7ia@rtvgd.guangzhou.gd.cn>, <leifeng@www.leifeng.comtank@citiz.net>, <www.jwzhang@163bj.com>, <cwh999999@.263.net>, <htian@cs.sfu.ca>, <webj@dragonsource.com>, <liangsin@asia1.com>, <wawa1998@yahoo.comstssyxx@pub.shantou.gd.cn>, <book@peopledaily.com.cn>, <info@artsofchina.com>, <dzbemail@szszd.com.cn>, <yznews@rednet.com.cn>, <rwd@public.east.cn.net>, <listproc@usc.edu>, <cuibo@szonline.net>, <fwih7246@mb.infoweb.or.jp>, <l-hj@iname.com>, <cjlin@xmu.edu.cn>, <sunny745@263.net>, <zhangwenhiu@371.net>, <focus@focusnet.com.cn>, <nnrmgbdt@public.nn.gx.cn>, <jollysnd@public.wh.hb.cn>, <yangjn@jn-public.sd.coninfo.net>, <bd6aa@163.net>, <leonlai@mailhost.net>, <womantv@public.cs.hn>, <2001@163.net>, <cqtxydyz2001@sina.com>, <webmaster@seechina.com.cn>, <7mu@163.net>, <163_0@163.net>, <webmaster@netat.net>, <tonyying@infoshower.com>, <leo-777@163.com>, <leo@cn-vn.com>, <blighn@cnmaya.com>, <wwwinfo@public.wuhan.cngb.com>, <wwwinfo@public.wh.hb.cn>, <webmaster@dadao.net>, <ssh@odb.sh.cn>, <chengjy@public.east.net>, <neiadge@public.bta.net.cn>, <sopimc@online.sh.cn>, <webmaster@public.hy.js.cn>, <fsonline@163.com>, <webmaster@szptt.net.cn>, <zr521@0451.com>, <thoughts@bjd.com.cn>, <webmaster@heinfo.net>, <webmaster@sztv.com.cn>, <master@ycit.edu.cn>, <charles@sohu.com>, <bj2008@cmmail.com>, <jiajiajia@inhe.net>, <www-email-discuss@w3.org>, <hezz@public.szptt.net.cn>, <hams@21cn.com>, <info@twr.org.hk>, <xielemon@hotmail.com>
W39·增修订·任畹町:恭敬、客观、公正地悼念王若望
──民主运动的坚强战士·杰出的“反叛共产党人”·坚贞的民主主义者
──王若望病逝对民运的启示  20011226/30增修订   ( 欢迎上网 )
~~~~~~~~~~~~~~~~~~~~~~~~~~~~~~~~~~~~~~~~~~~~
提示:
·我们是从“民间民主派”(包括“反叛共产党人”中的民主派)民运的立场,而不是从“反叛共产党人”的立场,更不是从“党内改良派”的立场去悼念王老。
我们民运是从“人权民运史”而不是从“党内斗争史”,更不是从“文革造反史”
的立场悼念王老。

·正是因为王老“反右”和“文革”的冤错案件,均一一平反,他才深知,被中共平反的运动事件及个人案件,对于当代民运来说,多已失去意义。所以,他自知之明,才积极认同“民间民主派”发起的当代民运。

·因为当代民运最具前卫深刻理念、道德勇气、意志磨难的,是原始体制外社会民主派的实践作为,被证明是中国政治现代化的主流,是中国民主化的本原动力,先锋主力,中国民运的中坚,是在论的。他们付出了自由和人权的宝贵代价。每一次社会民主运动无一不驱动了体制内的自由化骚动,共同冲击着集权,进取着未来。

·“资产阶级自由化老祖宗”,这顶“桂冠”是特指中共范畴的。在严格、科学意义的“人权民运史”面前,不应引申为“中国民运的老祖宗”。当代民运作为启蒙发端的“右派运动”,作为开拓奠基的“民主墙”,在全国及国际范围内,都有史料公认的代表性事件和人物。

·悼念王老有讲头。民运要学会凡事论证,不应再出现凭感情用事,一下提出了7、8个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事情了。中国民运有那么多诺奖候选人吗!派别繁多的民运,正是争(窃)夺民运历史功绩、地位及反民运战略分化瓦解的结果。
************************************************
正当我在写这篇短文希望王老读到的时候,不意传来噩耗。我们沉痛哀悼发去唁电,并以此文追怀他的苦难生涯,阐明悼念的价值及王老病逝对民运的启示。
务请李宏宽和热心方便者将这篇短文,送达方励之、刘宾雁、胡平。

鉴于以往人们对“人权民运史”、“文革造反史”、“党内斗争史” 混淆带来有害于团结的重大教训,避免派别色彩或个人感情,恭敬、客观、公正地悼念王若望,对于认识民运的客观真理和规律,意义十分重大。目前已经嗅到了将三种历史继续混淆起来的气味,我们应当自我警惕,不能在一块石头上,跌两次、三次交。

关于“人权民运史”与“文革造反史”的区别,什么是严格、科学意义的“人权民主运动”,我在“建设民运(文化)”的发文中有多篇证明。而对“人权民运史”与“党内斗争史”的区别,我一直在准备以“中国6·4真相”为对象,加以系统证明。

“中国6·4真相”是一部故意掩盖重大史实,将89民运写成“党内斗争史”和单纯学潮的书。是一部故意歪曲重大史实,将89民运写成“党内斗争史”为主线的书,也就是“党内改良派”和“党内保守派”斗争为主线的书。“中国6·4真相”的终极目的是昔日“党内改良派” 宣布,决意和民运分立,伺机6·4平反,预备窃夺6·4民主革命的储备果实。

事实上,我在《W7,所谓“党内民主派”不是“推动中国政治改革的主要力量”
──评“天安门文件”“张良序言”·20010103/0324 /0925修订
──概论当代人权民主运动──请转致黎安友、林培瑞、夏伟先生
──任畹町1月11日12日对CNN、澳洲ABC、共同社、南华早报、《时代周刊》等访谈综述》里,从旁面已经分析了这一问题。

应该强调,民运是从“民间民主派”民运的立场,而不是从“反叛共产党人”的立场,更不是从“党内改良派”的立场去悼念王老。
我们民运是从“人权民运史”而不是从“党内斗争史”,更不是从“文革造反史”
的立场悼念王老。

悼念王老有讲头。民运要学会凡事论证,不应再出现凭感情用事,一下提出了7、8个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事情了。中国民运有那么多诺奖候选人吗!派别繁多的民运,正是争(窃)夺民运历史功绩、地位及反民运战略分化瓦解的结果。

为什么把王老“民主运动的坚强战士” 放在首位?为什么把王老“反叛共产党人”“民主主义者”的身份加以定位?

是因为,王老作为“反叛共产党人”,有史可证,从89民运已经进步为民运成员;是因为,王老是改革开放时期“党内斗争史” 的一个重要代表人物;是因为,从有史可证的86年,表明王老是民主主义者。当然,还要肯定他怀抱朴素的民主思想加入昔日反专制独裁的共产党。

还因为,“反叛共产党人”包括“党内改良派”是“民运政治同盟” 的一大组成。而另一组成是“社会民主派(民间民主派)”。“论民运政治同盟”已经在论。

还因为,一些“民运战士”不坚强,甚至披着“民运人士”的伪装损害、危害民运。还因为昔日“党内改良派”不是“民主主义者”,后来又摇摆在专制与民主之间。

众所周知,王老是海内外民运的中坚积极分子。民运关怀他的病况,主办他的丧事是职责规定,道义所在。因为海外民运是中国民主变革的海外代表和凝聚之所。无论它有运筹失措,有人格缺陷。当然,海内外民运人对职业民运的正确批评,也是他们权利和责任。

人权民主运动,就是指57右派运动、民主墙运动、86学潮、89民运、98组党5大民运。  人权民主运动不同于中共领导的历次“政治运动”,也不同于“文革造反运动”,还不同于“四五”是中共意识形态内的民众发起运动。   其中明显的外在区别是“平反”与不“平反”。关于他们之间的不同内涵,我已有长篇专论,本篇所限,不容赘述。

虽然当局对57右派运动其“扩大化”进行了“改正”,但是,对前辈民主主义者的代表性事件及人物没有“改正”。这就是罗隆基、章伯钧、储安平、林希翎等的“轮流坐庄”“政治设计院”和“党天下”……

相反,民主墙、86学潮、89民运、98组党,是中共抓住的四大未平反案件。为什么?只因为四大民运是中共意识形态之外的,地地道道的“人权民主运动”。

目前,尚不得知王老被打成右派的具体罪名。但是,人们知道,那个年代,哪怕你在中共意识形态内有不同意见,只要你给党政头目,党政管理,党国政策提点意见,就够罪过的。王老“反右”挨整之事,已被中共平反。这证明王老是在中共意识形态内有不同意见而遭难。

但是,“反右”将一批共产党人和非共产党人逼成了民主党人。当然,建国前的中共吸引了大批的民主分子。其中,王若望就是。

据“王若望先生治丧委员会” 沉痛公告:“文革” 时期王老因批评毛泽东入狱4年,后戴上“现行反革命” 帽子,强制劳动。

很多民运人都有参与中共内部政治斗争的“文革造反史”。虽然,不知王老批评毛泽东的具体内容,是批评文革的具体方针?或是批评破坏了民主集中制?或是批评打到老干部?或是批评毛泽东的家长制?也或是批评毛泽东的专制皇权?总之,不知是从中共意识形态之内或之外的立场去批评毛泽东。

然而,王老敢于在文革批评“亲自组织和领导文化革命”的领袖毛泽东,是绝对多数的“文革造反史”人物不觉醒不能为的。当然,不应苛求。据知,王老文革挨整之事,也已被中共平反。

虽然,王老“反右”和“文革”的冤错案件,均一一平反。虽然,被中共平反的运动事件对于当代民运来说,多已失去意义,但是,王老一生坎坷,历经磨难,追随民主,钟情自由的人生里程,是民运的宝贵财富和学习榜样。

必须作为民主主义者,王老才是“反叛共产党人” 参加民运的典范,只有这样的“反叛共产党人”,才是民运的当然组成。因为,他们已经蜕变为“民间民主派”,容入民运大潮。

在民运被破坏低落时期,在民运人的痛澈检查时期,对于“民间民主派”,对于昔日“党内改良派”,无论老少,都具有巨大的反省追悔价值。

正是因为王老“反右”和“文革”的冤错案件,一一平反,他才深知,被中共平反的运动事件及个人案件,对于当代民运来说,多已失去意义。所以,他自知之明,才积极认同“民间民主派”发起的当代民运。

因为当代民运最具前卫深刻理念、道德勇气、意志磨难的,是原始体制外社会民主派的实践作为,被证明是中国政治现代化的主流,是中国民主化的本原动力,先锋主力,中国民运的中坚,已是在论的。他们付出了自由和人权的宝贵代价。每一次社会民主运动无一不驱动了体制内的自由化骚动,共同冲击着集权,进取着未来。

89期间,我从民主刊物上知道,当有人问道,谁来管理国家时,王老毫不犹豫地回答,新涌现出来的民运分子如魏京生一批人。(当然,还应该有“反叛共产党人”)我们把王老首先作为“民主运动的坚强战士”来悼念,正是因为他最早,最鲜明地认同当代民运,并将自己容入民运,是最可宝贵的。

1994年,王老率先积极推举魏京生参选诺贝尔和平奖,虽然有些言过其实或张冠李戴,但是王老以资深共产党人的民运后进者身份,如此地参与和认同民运,与昔日“党内改良派”“不在体制外运做” 的声明相比,是谓“杰出的反叛共产党人”,“坚强的民主战士”,“坚贞的民主主义者”!“反叛共产党人”里不都是好样的。

由此可见,王老是没有或很少中共“专制基因”贻害,或意图排开“民间民主派”独揽民运领导权的“反叛共产党人”。这又是谓王老的“杰出”之处。

93年,海外两大政党的联合,因“民运”黑帮暗中捣乱而流产,三党分立。期间和其后,很多人瞩望王老整合民运,甚至后退到象征性的“协调人”,都没有成功。虽然如此,却证明王老在海外民运中的威望。这个威望是王老作出来的。

只要谁在海内外有力量整合民运,“民运”黑帮必在那里捣乱。当前,“海外民运联席会议”和“本土民主党”就是“民运”黑帮窥测的主攻目标。一些人自觉不自觉地参与其中,是要逐步加以揭露的。

据海外报道,86年王老在国内撰文“一党制度必然导致专横”。这可能是标志王老作为坚贞民主主义者的史料根据。 因“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1987年与方励之、刘宾雁一起再次被开除中共党籍。

此前此后,方励之和王老、刘宾雁是民主刊物上的热门人物,成为“反叛共产党人”的优秀代表,主导着开放以来“中共党内斗争史” 的走向。(此前还有“清理精神污染”,另有论)而王老被邓小平指斥为“资产阶级自由化老祖宗”。

这顶“桂冠”是特指中共范畴的。在严格、科学意义的“人权民运史”面前,不应引申为“中国民运的老祖宗”。当代民运作为启蒙发端的“右派运动”,作为开拓奠基的“民主墙”,在全国及国际范围内,都有史料公认的代表性事件和人物。

据上海友人王雍罡回忆,89民运,王老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列。经过“反右”“文革”的磨难平反后,再因89而入狱。流亡海外后,王老积极参加海外民运,主编“探索”,不改其志,是谓“坚强的民主战士”。

诚如“王若望先生治丧委员会”沉痛公告:
王若望先生的一生,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追求真理、百死不悔的求索精神和不畏强暴、宁折不弯的坚贞气节。


Received on Saturday, 29 December 2001 05:53:13 UTC

This archive was generated by hypermail 2.4.0 : Friday, 25 March 2022 10:09:45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