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3C home > Mailing lists > Public > www-patentpolicy-comment@w3.org > December 2001

(wrong string) 爆笑貓小說--大肥日記

From: <cathouse1969@mail2000.com.tw>
Date: Sun Dec 2 10:11:16 2001
Message-Id: <200112021503.fB2F3xH30652@smtp.ly.gov.tw>
To: www-patentpolicy-comment@w3.org
你好 ,
    感謝您的朋友將我們推薦給您,讓我們有機會@起分享屬於愛貓族的奇幻@界。貓窩文字坊是@群喜愛貓咪的朋友所構築的文字天堂,我們希望以文會貓友,與所有愛貓人交換愛貓心情。
    本電子報不定期出刊,每次都會登載以動物為主題的文章與您分享。若有任何問題,或本郵件已造成您不便之處,請回信至mailto:yan6662@ms45.hinet.net信箱,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絡,或@適當的處理,謝謝您。

    本期選刊由顏銘圻所寫的「大肥日記-我在立法院的日子」中的第六篇「究竟是誰打電話?」(上)。

人物介紹:
大肥&阿咪:@隻大肥貓,男主角。
琦琦:美麗母貓,大肥的夢中情人。
大哥:塗姓立法委員,在野黨,大肥的飼養者之@。
阿昌:胡姓立法委員助理,大肥的另@個飼養者。
小君:胡姓立法委員助理,阿昌的同事。
胡姓立委:執政黨立委。
嚴部長:某財經部會首長。
阿生:大哥的助理。
阿海:大哥的助理。
阿財:某情報單位人員。

前情提要:大肥跟著飼養者阿昌住進立法院,又在因緣際會下成為大哥的寵物。也因為可以同時在執政黨與在野黨的辦公室遊走,所以聽到看到很多不為人知的政治內幕,這些內幕在大肥以貓的觀點解讀之下,成為非常有趣的情形....

故事開始:

大肥日記(6)
究竟是誰打電話?(上)


  「琦琦,不要,不好意思啦,我是很害羞的....人家的初吻不想那麼早就用掉...好吧,等我嘟起嘴巴,唔...」
鈴!鈴!鈴!!!
  誰?是誰?是哪個豬頭,竟敢打擾我和琦琦約會,被我抓到絕不饒他.....喔,原來是這個電話的聲音。奇怪了,電話不是應該在白天響的嗎?不管了,我還是繼續跟琦琦約會吧!嘻嘻....我已經等了好久了,終於可以....嘻嘻...哈哈......ㄜ...琦琦呢,我們剛剛不是還在@起準備要...,怎麼她@下子就不見了咧?難道...唉,原來是等著跟琦琦約會,等著等著睡著了,在@夢呢!
  鈴...鈴...鈴...
  還在響啊,真吵,應該把它關掉才對。嘿,對了,平常他們都罷住電話不讓我接近,現在趁沒別人在的時候,我可以大大方方地玩玩啊!不過好複雜喔,那麼多個鍵...對了,我看過阿生好像是按這個鍵就會停止。試看看好了。按!
  「喂,阿海啊,你在幹嘛,不是約好二點在花仙子這邊見面的嗎,你在...幹嘛啦...我....噁...我正等你喝酒呢......嘔.....喂,你怎麼不說話...你給我說話啊你!說...嗯,好像打錯電話了,糟糕,這不是大哥的電話嗎?哈...哈,大哥,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沒事...沒事...嘟...嘟...嘟....」
  呼,嚇了我@跳,怎麼突然冒出聲音來了。這是在說什麼啊,頂像阿生喝醉酒時說的話。
不過,嘻嘻,我第@次發現電話原來這麼好玩。我再來試試看,這個貼了紅色標籤的按鍵是做什麼用的?我按下去試試....
  「嘟.....嘟...............嘟.........」嗯,聲音不@樣呢,這個嘟聲比較長,好好玩...
  「喂,我是嚴部長,你哪位?........喂!......現在已經很晚了,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報告嗎?...喂....你說話啊!」
嚇!又有人說話了。這人是誰啊?怎麼也是突然開口講話,害我嚇@跳!而且語氣還這麼差。沒關係,嗯...我知道只要再按@次鍵,你就消失了,就像這樣按下去,哈哈!果然沒聲音了,你再凶我啊!

  第二天晚上。

  「哈....欠!」
又到晚上了,琦琦說她今晚要參加大舅媽的堂弟的兒子的婚禮,要四點才有空,又不讓我跟去,害我無聊的要命。啊,對了,嘻嘻....再來玩玩電話。今天要做什麼呢?我再來按@次上次那個紅色標籤鍵好了。
  「嘟......嘟........嘟................」
  呼,這次響得還真久呢∼∼∼不管,就是要等到你開口。
  「............喂,我是嚴部長,請問是哪@位?...喂....喂.....你說話啊!」
  哈,等這麼久,你終於還是說話了。你要我也說說話,像這樣嗎?
  「喵...喵...喵...」
  怎樣,這叫聲好聽吧!
  「.....」
  怎麼你又不講話了?
「......你...你...你太過分了,我好歹也是@個部長,居然這樣戲弄我,你給我走著@,不要以為不出聲我就不知道你是誰!喀啦!嘟.....」
啊...怎麼自己掛上電話了呢,唉,真不好玩,應該等我把你按掉嘛...啊!時間差不多,我要去找琦琦,不玩了。

  二天後。

  跟琦琦玩到中午才回來,又累又餓的,趕緊吃我的午餐吧。不過今天辦公室怎麼怪怪的,多了好幾個人,而且每個人都盯著牆上的電視看,他們到底在看什麼啊?我也來看看,嗯,再怎麼看還是@堆模模糊糊的影像在那邊跳跳跳的,真奇怪,這樣也能看得這麼入神。
「...有可能是某位立委...」對了,差點忘記電視會發出聲音,現在正在說話呢,來聽聽在說什麼?
  「據財政部官員表示,部長受到威脅之事純屬子虛烏有,完全是媒體錯誤的報導。而被點名的這位大哥級立法委員也是頻頻喊冤,@再保證沒有打這通電話,更不可能發出『喵!喵!喵!』的聲音。我們來聽聽他怎麼說。委員,請問你對這個傳聞有什麼意見?」
  「我覺得...」
  耶,是大哥的聲音,他什麼時候跑到電視裡面去了,不管了,先趕緊聽聽他說什麼?
  「...@定是有人故意放出這個不正確的消息想打擊我的名譽。如果讓我查出到底是誰打的電話,我@定要對這個人追訴到底!」
「以上是塗委員的說明...」

  「媽的,真是莫名其妙。說什麼我們打電話去威脅姓嚴的。有幹的事情被抓到也就算了,連這種沒幹過的事也算在我們頭上,真是冤枉。」阿生說。
  「姓嚴的不是可以去調電信局的通聯資料來查是誰打給他嗎?」@個陌生人也開口說話了,不知道他是誰,以前沒看過。
  「你是豬嗎?這麼笨!你還真他媽的以為有這通電話啊!這根本是捏造的嘛。我看這@定是姓嚴的聯合了調查局,想用這件事來威脅大哥跟他們執政黨合@。媽的咧,還故意裝好人,你等著@,他表面上說沒這回事,私底下@定會來找大哥談條件,要大哥答應他們,否則就聯合檢調單位整他...」另@個陌生人說。
  好奇怪喔,他們今天說的話都好難,很多字,像「威脅」啦,「通聯紀錄」啦,我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曉得琦琦知不知道,她那麼聰明,中文程度也比我好,也許有學過這些字。
  「今天的報紙呢,我看看...大肥,你坐到報紙了....乖,報紙給我!」
咦,對啊,我正坐在「黑」字上面呢,這在寫什麼啊,坐太近看不清楚,我退後@步看好了。
  「嗯,真的好乖,知道照我說的話做。嗯...怎麼寫成這樣...」
  什麼跟什麼,誰理你啊,我是要看報紙啊!算了,我們@起看好了。
「某位有黑道背景的立委涉嫌半夜打電話恐嚇財政部長,但恐嚇語令人匪夷所思。『喵喵喵』之意究竟為何無人知曉。」
  「今天有立法委員表示,據財政部內部消息指出,部長近來禍不單行,不僅股市下跌,連人身安全都備受威脅。」
  「雖然嚴部長至今仍否認有被威脅之事,但據部長的機要人員私下表示,部長近來常於半夜二、三點的時候接到不出聲的恐嚇電話,經部長嚴厲詢問之後,對方竟回以喵喵喵的貓聲。這位機要人員說,部長曾在辦公室內激憤地表示,士可殺不可辱,敢打恐嚇電話卻不敢說話,是沒種的行為,用貓聲來回應,更是@種天大的侮辱,但部長終日思索,仍不太了解貓叫到底代表什麼意思....,為防萬@,警政署已命令台北市警察局加強嚴部長住家周圍的警力部署....」
  嘿,居然有人用「貓叫」來什麼「恐嚇」人家呢?這個「恐嚇」不曉得是什麼意思,不過既然是用貓叫來做,那肯定是好事。

  又@天了....

  真奇怪,今天辦公室還是擠滿人,不過沒在看電視,全改看報紙,還@人@份,看得很認真。
  「喵!」
  居然沒人理我耶,真奇怪?到底有什麼精采的這麼吸引人,我也來看看。
  「『喵喵喵』取代『嘿嘿嘿』成為新的政壇流行語。」
  「貓兒大出風頭,政治人物大談愛貓經。」
  嘻嘻...不錯嘛,「愛貓經」!
  「哈,大肥,你們貓類最近可大出風頭呢,天天上報紙電視頭版頭條。你看,連副刊也刊出了@篇『貓的政治學!』,文章的意思是說,貓已經從以前豢養來捉穀倉老鼠,變成為無事可做的寵物,終日只會晃盪,看到老鼠還會先躲起來。嗯,看來挺像你的,哈哈!」
  「欸!欸!你們看看這篇.....『據悉已經有媒體記者取得嚴部長家中電話的通聯紀錄,可以證明這通電話的確是從某重量級大哥立委的辦公室打出來的。但是嚴部長與那名立委仍矢口否認有這樣的@通電話,並希望媒體勿再妄加揣測,因為這些報導已經造成嚴部長與委員雙方深深的困擾。』 」阿生@付很緊張的樣子,邊看報紙邊說。
  「如果真的有通聯紀錄,那這件事可就麻煩大了。」@個陌生人回應著。
  「我想他們也不敢確定真的是大哥做的,要不然姓嚴的就不會到現在還在否認,早動手抓人了。」
  「抓人大概是不敢啦...不過交換條件我看是免不了的。」
  「我也覺得他的目的不是想抓人,而是要拿這件事當把柄威脅大哥,才會@直否認有這件事...」
  大家正七嘴八舌討論著「通聯紀錄」時,大哥跟@個穿黑西裝的人走了進來,「大哥!」「財哥!」大家紛紛跟他們打招呼。 
  他們兩人也跟大家回個禮,就匆匆走進大哥的房間,我也跟進去,等大哥@坐定,我就跳到大哥的膝蓋上。
  「大哥,這次問題很大。我們那邊真的有那份通聯紀錄,而且的確是你們辦公室的電話打出去的,@@兩天,上禮拜四跟禮拜五晚上。現在部長@天到晚找我們局長喝@啡,還說只要我們局裡@查到確實的證據,就要對你採取行動。我們局長也不知道是@啡喝多了還是煩惱過度,每天失眠,火氣大的很呢!」
  「我辦公室裡的電話是有嚴部長家裡的專線電話沒錯,但我敢保證不是我打的。我們兄弟那麼久,你知道我敢@敢當!」
  「會不會是其他兄弟打的?」財哥問。
  「應該不會,那線電話只有我的房間有,他們的電話上沒有設定。而且沒有我的吩咐,他們也沒那個膽子。」
  「可是上禮拜四那時候還有另外@通電話比恐嚇電話早幾分鐘撥進來,是你的助理的手機號碼。既然能打進來,就表示當時有人在辦公室裡才對。」
  「是嗎?哪位助理?」
  「阿生。」
  「阿生,進來@下。」大哥高喊。
  「喔...」阿生應和著。開門進來,然後又關起門來。
  「阿生,我問你,上個禮拜四晚上兩點多的時候你有打電話到辦公室來嗎?」
  「上禮拜四晚上,我到花仙子喝酒啊,我喝醉了,不太記得。」
  「阿財說通聯紀錄裡有你的電話。那天你打了電話進來,之後幾分鐘,就有人用我們的電話打給姓嚴的。」
  「有這回事嗎?我想想,啊,對了,我當時是要打給阿海,卻按錯鍵,打到辦公室來了...現在想想...當時好像有人接起電話來,我還以為是大哥呢,害得我@直賠不是...唉,我當時真的是喝醉了,怎麼沒有想到大哥不可能會那麼晚還在辦公室裡。」
  「你沒騙我?」
  「我真的沒騙你啊,大哥!」
  「我想他說的是真的,因為我們也查過他的通聯紀錄,他的確連續打了兩通電話,另@通電話是打給那個叫做阿海的。」
  「你們查得還真詳細!」
  「當然啊,這件事鬧到這麼大,如果查不出來到底是誰搞的鬼,我們局長的位子還能不能坐得穩都不知道呢?!」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到底是誰打了這通電話呢?讓我捉到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我從來沒看過大哥這麼氣耶,他怎麼了?
  「你覺得會不會是有人混進來我的辦公室打電話,想栽贓嫁禍給我?而且多半還是你們情治單位幹的!」大哥問。
  「我覺得有可能,我們局裡是沒聽說有這件事,其他單位就不知道了。唉,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有得查了。現在還是先做@些防杜措施比較重要,免得越搞越大。」
  「你覺得該怎麼做?」
  「我先派我們局裡的人來幫你們設定密碼,你們下班的時候就把密碼設好鎖定,這樣就沒有人可以偷用你們的電話。然後在辦公室裡裝@架隱藏式監視攝影機,每天錄影監視,如果再有人混進來,就可以知道是誰搞的鬼了。」
  「好,那就麻煩你了。」

  又過了二天。

  好久沒回阿昌這邊,不知道大家好不好。哈,門開開的,我都不用叫,真好。嗨,漂亮女孩,幾天不見,過得怎樣?喵!
  「阿咪,三天不見,跑去那兒玩了啊!」她@把抱起我,溫柔地輕撫我的毛髮。好舒服,「喵!」
  「我說啊,要說『喵喵喵』,阿咪來叫最像了。」小君微笑著說。她不管什麼時候笑起來都那麼的迷人。
  「對啊!對啊!嘻...對了,聽說門口那個警衛今天被調職了。」年輕人說。
  「哪個警衛?」阿昌問。
  「就是上次刁難你跟阿咪的那個警衛啊,聽說那天晚上是他值班,現在大哥堅持是有人混進來用了辦公室的電話,卻@直查不出是誰,所以他就成了代罪羔羊。」
  「哈,他還真可憐。阿咪,看來你要謝謝這個混進來的人喔!他幫你報了仇呢!」
真的嗎,那個把大哥氣成這樣的人幫我報了仇啊,那我還是要感謝他@下才成,這是做「貓」的道理。
  「不過說也奇怪,聽說他們把那幾天的監視錄影帶不曉得來來回回看了幾遍,看得眼睛都快掉下來了,還是沒有看到有人在半夜的時候出入會館啊。然後還@個@個對,看看有沒有人進來之後就沒有再出去,但也沒有查到有人在下班之後又留下來的,所以當時在會館的只有那些警衛而已,諒他們應該也沒那膽子才對。那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偷偷進來打這通電話呢?」
「我還是覺得應該是有人在電信局插播打的電話。反正國安局還是調查局都可以這麼做啊,又何必冒著被捉到的危險,千辛萬苦的混到青島會館裡面來。」
  「嗯,你說的有道理。」
  大哥最近真紅,到處都在講他的事情。只是人紅了,他卻好像不怎麼高興,真奇怪?

  當天中午。在大哥的房間。

  「...我當然沒有打啊,如果真的要恐嚇他,我會蠢到用自己的電話嗎?...嗯...對...這次根本是財政部跟法務部在演雙簧,弄個坑讓我們跳....對,你說得沒錯.....我們好歹也有十幾票,不給他們@點顏色@@不會把我們放在眼裡,...對啦...所以....嗯...那記者會的事就這樣敲定了,好,再見。」
  「記者會」是什麼啊?事情好像越來越精采了。

  隔天下午三點多,大家都在看晚報。
  
  「怎麼辦,事情好像越來越嚴重了.....再這樣吵下去,不知道會產生什麼後果?」阿生說。
  「我總是感覺好像有@股政治風暴快要形成囉!」阿海說。
  「我們會不會捲進去啊...這段時間電話@定被監聽,嗯...我講話@定要小心點,免得被捉到小辮子...」阿生說。
  「看來這陣子要少往花仙子跑...唉,這個麻煩事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待續...
Received on Sunday, 2 December 2001 10:11:16 GMT

This archive was generated by hypermail 2.2.0+W3C-0.50 : Tuesday, 27 April 2010 00:13:45 GMT